【婚姻不是獨角戲-《夫妻這種病》】 | 把愛找回來 | 幸愛小編

案例  我的丈夫有「亞斯伯格症候群」

一位超過四十五歲的男性,被妻子強行拉來諮商。根據妻子靖美描述,她的先生晃久「個性急躁,脾氣突然一來就無法收拾」。他們來諮商的前幾天,也為了一點小事起口角吵到不行。

晃久是上班族,工作方面雖然可以順利完成,卻很怕與他人打交道,有時也會因此發脾氣無理取鬧。夫妻雖然也找了許多諮商管道,卻一直沒什麼改善。

依照晃久的說法,他從婚後情緒就時常快爆炸。但靖美似乎認為,應該和晃久的父母關係也有關聯。某次,靖美得了流感生病時,把需要的物品列出清單,拜託晃久去採買。沒想到晃久出門好久才回來,而且滿臉不悅,看起來相當煩躁。被他扔在一旁的購物袋裡,清單中列出的物品連一半都不到。靖美不禁問他:「你怎麼搞的?」晃久露出更不高興的表情,他說找不到清單上的東西,所以沒辦法買。照理說不可能缺那麼多東西,靖美問了詳情後,才知道他是照著清單順序去買的,結果找不到某一樣東西,持續找了一陣子後,晃久便放棄清單上的其他物品直接回家。靖美很驚訝地說:「那就跳過那一項,把其他物品買回來不就好了?」晃久十分不悅,他說因為他一心只想照著順序買,所以沒想到這一點。

「這種小事,就算小孩子也知道吧?」被靖美這麼一數落,晃久惱羞成怒。他怒吼般地大叫,把好不容易買回來的東西,從冰箱拿出來,全扔進垃圾筒。

晃久一發起脾氣,就是非不分了。

晃久開車帶全家出門旅行,遇到迷路時,靖美屢次要他去問路,但他總是堅持自己找路,結果反而浪費更多時間。

「我早說問別人不就好了?」靖美一抱怨,就像觸動了他的神經,晃久突然暴怒:「少囉唆!」隨即開車疾駛,高速衝向對面車道。

「太危險了!不要這樣!」晃久完全不理會靖美的勸阻。一輛大卡車邊按喇叭邊駛近,就在靖美覺得快撞上時,晃久才駛回原本的車道,雖然沒真的撞上,但靖美已嚇掉半條命。發生這件事以後,因為不知道讓晃久暴怒會做出什麼事,所以靖美盡可能克制,但靖美也不是能夠凡事都悶不吭聲的個性,總忍不住批評丈夫的行為,只要一有什麼事觸動他的神經,晃久便會亂鬧、大聲吼叫、衝出門外。

晃久從童年時期便是一個神經質的敏感孩子。他喜歡一個人靜靜畫圖,不喜歡和男生玩耍,寧可和女生在一起。他對環境變化很敏感,討厭日常生活有變化。直到小學四年級都沒交到朋友,總是獨自一個人,高年級時才終於交到朋友。但是,他的學業成績十分優秀,技術方面的表現也很出色。就業後在公司也有極佳的表現。

晃久的母親是個愛嘮叨凡事都干涉的人,晃久對母親言聽計從。原本他就很依賴母親,或許由於他的父親很早就過世,母子間更加相依為命。

可能也是因為這個緣故,他的異性關係也很有限,幾乎沒有和異性交往的經驗,配偶的選擇全是由母親主導。靖美結婚前從他母親那裡聽到的,全是好的一面,因此對靖美來說,他們的婚姻簡直是一場詐欺。

話雖這麼說,靖美對晃久的第一印象,是個相貌端正、節制有分寸的出色男性。

後來雖然又見了一次面,但全是同席的晃久母親說個不停,因為對方希望盡快決定婚事,所以靖美雖然還在猶豫不決,最後仍是被對方半強迫地倉卒結婚。

晃久的母親,從結婚儀式的大小細節到他們居住的房子,全都有意見。大事小事她都要干涉,一開始靖美還勉強忍耐,後來連教養的事晃久的母親也說三道四,使他們情緒化地對立起來,現在幾乎是互不往來。

晃久平時沉默寡言,回到家也是默默聽著妻子說話。靖美屬於愛說話型,經常一個人說個沒完。即使對於丈夫的沒反應感到不滿,她還是忍不住不說。

就算是瑣碎的小事,靖美也忘不掉,她總是放在心裡因而覺得很受傷。只要讓她覺得有點在意的事,她就整天掛在嘴上。習慣針對結論把事情單純化的晃久,總是覺得靖美說的話無邊無際地繞大圈,光是聽就相當不耐煩。

畢竟有了孩子,靖美現在並不考慮離婚,但是壓力不斷累積加上最近身體開始出現一些影響,她心想至少不要爆發就好,抱著只要抓住最後一根稻草的心情,來找我諮商。



課程  卡珊德拉障礙而苦的妻子們

亞斯伯格症候群或泛自閉症等名詞,現在已廣為人知。「成人發展障礙」的說法,也經常耳聞。發展障礙中有各種類型,近年來,和ADHD〈注意力缺失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同樣激增的,就是亞斯伯格症候群等泛自閉症者。

泛自閉症是和自閉症具有共同特性的相關症候群,特徵包括:

①人際溝通困難及缺乏社會性;
②傾向喜好重複的相同行為模式,或對狹小且特定領域的關心;
③感覺特別過敏等。泛自閉症英文原文中的「spectrum」,意思是「光譜」,意指涵蓋輕度到重度的自閉症者。

後來經過檢查,這個案例中的晃久,確診屬於泛自閉症的亞斯伯格症候群。確診後,妻子靖美遠比晃久本人感受更深,「他果然是亞斯伯格症」,終於了解讓自己痛苦的真相。

因為了解丈夫天生就有這樣的特質,所以她體悟到自己只能接受。以前她總認為那是丈夫的個性或他在不在意的問題,因為不了解丈夫為什麼會做出那些事,所以才會那麼痛苦。

當然,即使腦袋再怎麼明白,實際上一起生活,對於丈夫的反應或行為還是有煩躁的時候,和丈夫暴怒問題同樣讓靖美苦惱的,是丈夫無法體會她的心情。

即使她再怎麼努力告訴丈夫發生了哪些事,丈夫仍是若無其事的樣子,不是一言不發,就是淡淡地回了句「哦,這樣啊」。

正常來說,應當會有些感想或同理心的言詞,但她從未由丈夫口中聽到過這些話,也曾覺得這樣努力傾訴、希望丈夫理解完全是白費工夫。要是丈夫能夠懂她的心情,她該多麼輕鬆?但那已經成了奢求。

就如眾所周知的,亞斯伯格症者的配偶或伴侶,常因憂鬱或壓力而造成身心的問題,稱為「卡珊德拉障礙」。正確說來,不僅是亞斯伯格症候群,和有認同障礙或情緒認知障礙的伴侶共同生活的人,都會有這項風險。當伴侶是逃避型依附的人,以及自戀型人格障礙等部分人格障礙或某種高功能人格障礙特質的人時,都可能是形成「卡珊德拉障礙」的原因。

卡珊德拉障礙的症狀,是因為原本應該可以透過伴侶認同而緩和的壓力無法消除,所以容易產生各壓力問題或抑鬱等症狀。自我貶抑、心情抑鬱、缺乏幹勁和動力、焦慮、易怒、恐慌、混亂等精神症狀,以及偏頭痛、疲憊感等身體症狀。另外,女性容易有經前緊張症惡化情形,生理期來臨前十天就開始煩躁不安或沮喪、倦怠,若是伴侶反覆地產生情緒爆發的狀況,有時還會形成心理創傷,甚至發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另外,由於伴侶沒有認同的反應,因而造成情緒上受忽視〈neglect〉的狀態,當事人本身的依附情感容易變得不穩定,因而發生卡珊德拉障礙特徵上的另一個問題──人際關係。原本樂於與人交往的人,在社交上方面變得消極,為了小事而與人衝突,或是虐待家人等。若是夫婦都對這個問題毫無所覺,沒有得到任何支持,兩人一再交錯的情況就會變得更加嚴重,卡珊德拉障礙的危險性就變得更高。因此,一開始應該要認識究竟發生什麼情況。雖說確診發生泛自閉症的人有增加的傾向,但最多也僅占幾個百分比。但是,根據近年一項以大學生為對象的調查,三成以上的人有逃避型依附障礙。因此,他們的伴侶有這種傾向的可能性絕對不在少數。多數的人,和原本應當可以擁有更親密、互訴心事的伴侶,現在卻難以擁有情感上的連結,嚐受無法分享心情的痛苦。

我所服務的諮商中心,這一類型的諮商個案也急遽增加,只要給予適當的治療,大部分的個案都能改善到不會對生活形成障礙的程度,所以絕對不要悲觀。

靖美和晃久的個案,也透過醫院和諮商中心合作,給予協助,他們夫妻已完全回歸平靜的生活。

本文摘自:《夫妻這種病》

A2001063.jpg

(文字提供:三采文化)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