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勾人、最刺激的情愛小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搶先看!】 | 今晚聊點Sex | 幸愛小編

格雷.png
11

克里斯欽輕鬆優雅地出手,白球滑過桌面輕觸黑球,黑球慢慢滾到桌邊,在洞口晃了兩下,最後掉進球桌頂端右側的球袋裡。 
該死。
他站直身體,嘴角揚起一朵得意洋洋、「史迪爾,妳跑不掉了」的微笑。放下球桿,他悠哉地向我走來,微亂的髮、牛仔褲、白色T恤令他看起來不像個總裁,反倒像個街頭小混混。真要命,他性感得不得了。
「妳不會輸不起吧?」他低聲問,臉上的笑意幾乎藏不住。
「看你會多用力打我屁股囉。」我小聲說,用球桿撐著身體。他拿開我的球桿放到一旁,手指勾住我的襯衫領口將我拉向他。
「唔,我們來算算妳的行為有哪些不檢的地方,史迪爾小姐。」他用長指數著,「一,害我吃自己員工的醋;二,為了工作的事和我吵架;三,剛才這二十分鐘內對我大秀妳的俏臀。」
他的眼眸閃爍著帶點興奮的淡淡銀光,他彎身用鼻子磨蹭我的。「我要妳把牛仔褲和這件迷人的襯衫脫了。快。」他在我唇上印下羽毛般的輕吻,接著若無其事的走到門邊將門鎖上。
他轉過身來看著我,眼裡像要冒出火,我像殭屍般杵在原地,心怦怦亂跳,血液加速運行,身體動彈不得,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這麼做是為了他,這個念頭像咒語般在腦海中一遍遍重複著。
「衣服,安娜塔希婭。妳還穿著它們,脫掉它──不然就讓我來幫妳。」
「你來吧。」我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低沉又興奮,這句話讓克里斯欽咧嘴一笑。
「噢,史迪爾小姐,這是個有礙風化的工作,但我想我可以接受挑戰。」
「你一向不畏懼任何挑戰的,格雷先生。」我揚起一道眉看著他,他扯扯嘴角。
「史迪爾小姐,妳指的是?」他繼續向我走來,半途在書架邊的小桌子停了一下,伸手拿起一根三十公分的透明長尺,捏住兩端彎了彎,視線沒有離開過我。
糟,他選了個武器。我的嘴發乾。
突地,我全身發熱,焦躁無比,所有該濕的地方都濕了。只有克里斯欽可以用一個眼神和一把彎曲的尺就讓我慾火焚身。他把尺塞在牛仔褲後口袋,漫步走向我,眸色幽深充滿期望。他一言不發地跪在我身前,開始解開我的鞋帶,快速又有效率地脫去我的Converse球鞋和襪子。我靠著撞球桌以免跌倒,低頭看著他解開我的鞋帶,我驚訝自己對這個俊美缺陷男的感情竟然如此深。我愛他。 
他扶著我的臀,手指滑入我的牛仔褲腰,解開我的鈕釦和拉鍊。他從長睫毛下瞄我一眼,一邊脫下我的褲子一邊露出他最誘人的笑容,我踏出牛仔褲,很慶幸自己穿的是漂亮可愛的底褲,他握住我的兩腿後側,鼻子在我大腿根部磨蹭,令我幾乎融化。
「我想粗暴點對待妳,安娜,如果受不了就告訴我。」他低聲說。
噢,我的天,他吻著我……那裡。我不禁輕聲呻吟。
「安全密碼?」我喃問。
「不,不用安全密碼,只要叫我停手,我就會停止,懂嗎?」他再次吻我,用鼻子磨蹭,噢,感覺真好。他站起來深深地凝視我。「回答我。」他下令,聲音如絲絨般柔和。
「是的,好,我明白了。」我對他的堅持感到很疑惑。
「妳整天不停的給我暗示,釋放出混亂的訊號,安娜塔希婭,」他說,「妳說妳擔心我會不像我自己,我不太確定妳是什麼意思,我也不知道妳說這句話是不是認真的,但我們總會研究出來。我暫時不想再回到遊戲室,所以我們可以在這裡試試看,但如果妳不喜歡,妳保證一定要告訴我。」像火般的灼熱視線及焦躁取代了稍早前的不可一世。
哇,稍安勿躁,克里斯欽。「我會告訴你,而且不用安全密碼。」我重申一次讓他放心。
「我們是情人,安娜塔希婭,情人之間不用安全密碼的。」他皺眉。「對嗎?」
「我猜是不用,」我低聲說,我哪知道啊?「我向你保證。」
他仔細審視我的臉,想找出我可能信心不足的蛛絲馬跡,我雖然緊張但也很興奮。我非常樂意這麼做,尤其在知道他愛我之後,對我來說就是這麼簡單,此時此刻我不打算想太多。
一個慵懶的微笑在他臉上漾開,他開始解開我襯衫的鈕釦,靈巧的手指三兩下就大功告成,不過他沒有將它脫掉,反而俯身拿起球桿。
哦,不會吧,他打算拿球桿做什麼?恐懼使我全身輕顫一下。
「妳球打得很好,史迪爾小姐,我必須承認我很驚訝。妳為什麼不把黑球打進去?」
我忘了恐懼,噘起嘴,心想他有什麼好驚訝的──性感高傲的混球。我內心的女神在後方做著柔軟操,正在練習地板動作,臉上是大大的笑容。
我將白球定好位置,克里斯欽繞過球桌站在我正後方,我彎下腰準備擊球,他卻將手覆上我的右大腿,手指在我的腿上來回輕輕撫摸,來到臀部之後又重新往下。
「你再這樣摸下去,我會失手的。」我低語,閉上眼,享受他的手在我身上的感覺。
「我不在乎妳失手還是打中,寶貝,我只想要看妳這樣──衣衫不整地趴在我的撞球桌上,妳知道自己現在看起來有多撩人嗎?」
紅暈飛上我的臉,內心的女神咬著一朵玫瑰花開始大跳探戈。我深吸一口氣,試著無視他的存在專心打球,但這怎麼可能?他撫摸著我的臀,一次又一次。
「頂端左袋。」我低語,接著擊出白球,他則用力打了我一掌,拍在我的屁股上。
我尖叫了一聲,完全沒預料會有這招,白球撞上黑球,彈向旁邊的橡皮襯墊,和球袋離得老遠。克里斯欽再次輕撫我的臀部。
「噢,我想妳需要再試一次,」他低語,「妳要專心一點,安娜塔希婭。」
我喘息著,因為這遊戲而興奮。他漫步到球桌底端,重新放好黑球,接著把白球滾向我。他臉上寫滿情慾,深邃的眼眸搭配挑逗的微笑,我哪有辦法抵抗這個男人?我拿起球把它放好,準備再次出擊。
「唔,」他警告,「稍等一下。」哦,他就是喜歡延長這種痛苦。他慢慢走回我身後,我又閉上眼睛,他這次撫摸的是我的左腿,接著再次愛撫我的臀部。
「瞄準。」他輕聲說。
我忍不住呻吟出聲,慾望在我體內扭轉翻騰。我真的很努力地,想著該將白球打向哪裡才能擊中黑球。我輕挪向右側,他跟著我移動。我再次彎腰靠近球桌,用盡最後一分內在的力量──其實這東西正在大量消逝,因為我知道一旦擊出白球後會發生什麼事。我瞄準,將白球打出去。克里斯欽再次狠狠打我屁股一下。
啊!我又打偏了。「噢,不會吧!」我哀號。
「再來一次,寶貝,如果妳這次還是失手,我就真的要讓妳好好享受一下了。」
什麼?享受什麼?
他重新放好黑球的位置,以令人心焦速度慢慢走回來站在我身後,然後又開始撫摸我的臀部。
「妳可以的。」他哄我。
噢,有你這樣害我分心怎麼可能啊!我往後頂了頂他的手,他輕拍我的屁股。
「等不及了,史迪爾小姐?」他低喃。
是的,我要你。
「唔,我們把這個脫了吧。」他動作輕柔地脫掉我的底褲,讓它沿著腿滑下。我看不見他對底褲做了什麼,但我感覺赤身露體,他在我的臀瓣分別印下一個輕吻。
「出手吧,寶貝。」
我幾乎嗚咽出聲,這絕對打不中的,我知道自己又要失手了。我瞄準白球,出擊,因為心慌意亂而完全失準,碰都沒碰到黑球。我等著挨打,但並未發生,他反而俯在我身上,將我壓抵著球桌,從我手上拿過球桿將它滾到桌邊,我感覺得到他的硬挺抵在我身後。
「妳失手了,」他在我耳邊呢喃,我的臉壓著球桌台布。「把手按在球桌上。」
我照他說的做。
「很好,我現在要打妳屁股了,下一次也許妳就不會失手。」他移動身體,站到我的左側,勃起頂著我的臀。
我呻吟,心臟跳到了嘴裡,呼吸斷續不穩,一股熱辣濃烈的興奮在血管裡流竄。他輕輕愛撫我的臀部,另一隻手拂過我的頸背,手指抓著我的頭髮,手肘頂著我的背壓制住我,我完全處於劣勢。
「打開妳的腿。」他低語,我突然猶豫起來。他用力打我──用尺!刺耳的響聲大過於痛楚,我吃了一驚,喘著氣,他又打了我一下。
「腿。」他命令。我喘息著打開腿,尺又打了下來。啊──會痛,但在肌膚上帶來的痛沒有聽起來那麼嚇人。
我閉上眼睛,感受著痛楚。還不算太糟,克里斯欽的呼吸漸漸變得不穩。他一次又一次打我,我不禁哭喊出聲,我不知道還能挨多少下──但聽著他的聲音,感受他的興奮,餵養茁壯了我的慾望,讓我願意繼續下去。我來到自己體內的黑暗國度,雖然我不甚瞭解這個領域,但上回在遊戲室裡我已經拜訪過一次──還有塔利斯的音樂相伴。長尺再次揮落,我大聲哭喊,克里斯欽以低吼做為回應。他再次打我,又一下……不停手……這次更用力,令我瑟縮了一下。
「停。」我衝口而出,完全沒發現自己說了什麼,克里斯欽立刻放下長尺鬆開了我。
「夠了?」他低問。
「是的。」
「我現在要滿足妳了。」他聲音緊繃地說。
「嗯。」我渴望地低語。他拉開拉鍊,我喘息著趴在球桌上,知道他這次不會憐香惜玉了
我再次為自己的忍耐力感到驚訝──嗯,也可以說是享受著到現在為止他對我所做的事,非常黑暗但很有他的風格。
他的兩指探入我體內開始畫圈,這種感覺實在難以言喻,我閉上眼,沉迷在情慾中。我聽到鋁箔撕開的聲音,他就站在我身後,在我的腿間,將它們頂得更開。
他緩緩地進入我、填滿我,他愉悅的低吟攪動著我的靈魂。他牢牢握住我的臀部,悠然滑出我體內,接著又猛力衝刺,我不禁高喊出聲,他則靜止了一會兒。
「再來一次?」他柔聲問。 
「嗯……我可以。釋放吧……讓我和你一起。」我上氣不接下氣地喃道。
他從喉間發出低吼,再次滑離我體內,接著一舉挺入,他故意慢慢重複著進出的動作──帶著懲罰意味,殘忍卻又有如天堂般的節奏。
噢,我的老天……我的體內開始快速抽搐,他也感覺到了,他加快節奏撞擊著我,更高、更強、更快──我投降了,圈繞著他爆發,一波將我體力耗盡、靈魂抽緊的高潮來臨,使我精疲力竭地喘息不已。 
朦朧中,我感覺到克里斯欽也釋放了自己,他喚著我的名字,手指緊緊掐入我的臀。他靜止不動,接著癱在我身上,我們雙雙跌坐在地,他將我抱在懷裡。
「謝謝妳,寶貝。」他輕喘,用羽毛般的輕吻覆上我仰起的臉,我睜開眼看著他,他將我摟得更緊。
「妳的臉頰被桌台布磨得發紅了,」他低喃,溫柔地揉著我的臉。「剛才滿意嗎?」他微睜大眼,小心翼翼地問。
「好到難以形容,」我咕噥,「我喜歡粗暴,克里斯欽,但我也喜歡柔情蜜意,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歡。」
他閉上眼,更加用力地摟緊我。
哎,我好累。 
「妳永遠不會令我失望,安娜。妳美麗、聰明、具挑戰性、風趣、性感,我每天都感謝上蒼,當初來訪問我的是妳,而不是凱瑟琳‧卡凡納。」他吻我的髮,我微微一笑,接著在他胸前打個大呵欠。「我把妳累壞了,」他繼續說,「來吧,洗個澡,然後上床去。」

我們彼此相對浸泡在克里斯欽的浴缸裡,豐富的泡沫滿到下巴,茉莉花的甜香籠罩著我們。克里斯欽輪流幫我的腳按摩,舒服到簡直像種罪惡。
「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我輕聲問。 
「當然可以,任何事都行,安娜,妳知道的。」
我深吸一口氣,坐正身子,輕微地瑟縮了一下。
「明天──我去上班的時候,索耶可不可以把我送到辦公室門口就好,然後下班再來接我?拜託,克里斯欽,求求你。」我懇求。
他的手停住,眉頭緊鎖。「我以為我們講好了。」他嘀咕。
「拜託你。」我低聲下氣。
「那午餐時間呢?」
「我會從這裡做點東西帶去吃,就不用出門了,拜託啦。」
他吻吻我的腳背。「我發現我很難拒絕妳,」他嘟囔著,似乎自認這是某種挫敗。「妳不會出去?」
「不會。」 
「好吧。」  
我對他嫣然一笑。「謝謝妳。」我向前跪起身湊過去吻他,水花潑得到處都是。
「不用客氣,史迪爾小姐。屁股還好嗎?」
「有點痠痛,但不是太糟,泡泡熱水會舒服很多。」  
「我很高興妳叫我停手。」他凝視著我說。
「我的屁股也很高興。」
他咧開嘴而笑。

我在床上伸個懶腰,覺得累慘了。現在才十點半,但感覺卻像半夜三點,這一定是我這輩子最不成人形的週末之一。
「愛克敦小姐沒有準備睡衣嗎?」克里斯欽低頭看著我問,語氣有一絲不贊同。
「我不知道。我喜歡穿你的T恤。」我睡意朦朧地說。
他的表情變得溫柔,傾身吻我的額頭。
「我有工作要做,但我不想留妳一個人。我可以用妳的筆電從這裡登入公司的系統嗎?我在這裡工作會不會打擾到妳?」
「那不是我的筆電。」我又睡昏過去了。

鬧鐘響起,路況報導的廣播把我嚇醒了,克里斯欽還在我身旁熟睡。揉揉眼睛,我瞄一眼鬧鐘──六點半,太早了。
外面正在下雨,似乎已經好久沒下雨了,天色濛濛亮,柔和而昏暗。和克里斯欽一起待在這寬敞摩登的豪宅裡感覺舒適又自在。我伸個懶腰,轉向身邊這個可口的男人,他的眼睛慢慢睜開,睡眼惺忪地眨了眨。
「早安。」我微笑著撫摸他的臉,上前親吻他。
「早安,寶貝。我通常在鬧鐘響之前就會醒了。」他驚訝地低語。
「時間設得好早。」
「確實是,史迪爾小姐。」克里斯欽一笑。「我得起床了。」他吻吻我,接著翻身離開床舖,我則重新撲向枕頭。哇噢,於非假日在克里斯欽‧格雷身旁醒來,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我閉上眼,又開始打盹。
「快點,貪睡鬼,起床了。」克里斯欽俯下身靠近我說。他刮了鬍子,乾淨清新──嗯嗯嗯,聞起來真舒服,穿著白襯衫和筆挺的黑色西裝,沒打領帶──總裁又出現了。
「什麼?」他問。
「我希望你回到床上來。」

摘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束縛》
getImage.jpg
(春光出版提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