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有愛,才能叫做愛】 | 今晚聊點Sex | 幸愛小編

細碎的吻就像是有溫度的雪一樣,落在身上的每一個地方都引起一陣陣顫慄的反應,她瑟縮著想躲,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正讓人抱在懷中,從身後傳來的肌膚接觸感與溫暖的熱度讓她眷戀不已,就像是在自己床上蓋著羽絨被一樣安心又放鬆。


「妳身上的香味好特別。」一陣聲音在耳邊迴響,伴隨著濕熱的吐息與有一下沒一下的舔吻,耳垂宛若變成另外一個敏感的私密部位,每當舌尖觸碰、雙唇緊接著含住並且輕輕吸吮,她就無法忍耐地低吟出聲,像隻幼獸一般嬌弱又惹人憐愛。


啊……怎麼會這樣呢?陸冬實總覺得剛剛那句話好熟悉。


微微睜開眼睛,她看到的是一雙輕輕摟住自己的身體、動作霸道卻不會讓人感到緊迫的手,她用手指捏了捏,有彈性的觸感與耳邊低沉的笑聲讓她一秒就想起來這雙手屬於誰了。


「林大哥,為什麼呢?這是要對喜歡的人才可以的……」她扭捏地掙扎著,與其說是鬧脾氣更像是撒嬌,她的身體在對方懷裡扭來扭去,毫無疑問是種拷問跟磨練。


「所以才對妳做,冬實。」


林神的回答讓她安靜下來,也許是因為他的親吻已經從耳垂一路延伸到唇邊的關係吧,她可以聞到一陣好濃烈的甜甜奶油味道,一路慢慢地順著親吻的痕跡瀰漫在空氣中,顫抖慢慢停止,一但知道這是出自於喜歡的互動,她就不怕了。


一但心情放鬆,身體也跟著癱軟下來,她微微側過身體並將上半身往上撐起,在林神的輔助下她成功摟住他的肩膀,「嘬」的一聲,精壯的肩膀上馬上多了一個小巧的粉紅色吻痕。


「成功了耶,吻痕。」她笑著用手指摸過被自己吻到發紅的地方。


「那換我做記號了……」林神縱容著她憨傻又可愛的行為,甚至歡迎她做更多記號。

吻延著下巴往下前進,在親吻到她的喉嚨時,還壞心地輕咬一下,她覺得有點癢癢的,不禁低吟兩聲。


「唔嗯……」她緊咬著下唇,可以感覺到他的手正在自己的腰上摸索,厚繭磨擦得她渾身發燙,只好扭了一下腰,「好癢喔,太粗了。」接著還發出這種像是在撒嬌一般的抱怨,讓他笑出聲來。


「不粗就糟了。」他瞇起眼睛說句雙關語。


她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著他的唇從鎖骨直接往下,一口含住胸前的乳房尖端,牙齒輕輕滑過的感覺有點刺痛,但從雙腿之間隱隱傳來的感覺卻因此變得更強烈,像是他含在嘴裡的其實是私處,是早已濕潤又敏感的花核一樣。


他的舌頭在已經硬挺起來的尖端上畫圈,口水隨著他的嘴移開、接觸到冷空氣而激起陣陣顫慄;另一邊沒有被唇舌愛撫到的渾圓則被一個個厚繭撫摸到扭曲形狀,他的手指從下方托著往上使力,同時雙指夾住前端扭轉,讓她發出帶著痛的嬌喘聲。


「啊!好痛、不要捏那麼用力……」她咬著下唇抗議。


林神回應她的抱怨,放輕手的力道,同時鬆開嘴裡已經變成紫紅色的紅醋栗,眼神裡滿滿都是得意的情緒,「好漂亮的胸部,我可以在這裡留下吻痕嗎?這裡、這裡跟這裡……」他每說一個這裡,就用嘴在上頭又親又吸的,讓她癱軟到只能緊緊抱著他的頸際,呻吟的討饒話語跟熱氣成了另外一種催情聖品。


林神專注地親吻她小巧的胸部,雖然小,卻彈性十足,每次親吻都可以感受到肌膚彈力與反饋的輕微顫抖,讓他情不自禁地用牙齒輕輕嚙咬,看齒痕裡被光線照到時反射的水感時,兩腿間的猛獸就難受得一緊,逼迫他只好把腿張開點。


原本閉著眼睛感受全身都被溫柔抱著親吻的幸福感,卻隱隱感覺到自己跨坐的地方正在緩緩移動,偷偷睜眼往下看,就看到被包在褲子裡的某個東西已經脹大了,把褲子給撐得大大的,光是看都覺得臉紅心跳。


「林大哥……也摸摸我的那裡……」她等了許久也沒有等到更直接的刺激,索性把他放在腰上的手引導到大腿內側,讓他用指尖去觸摸已經準備好被愛撫的地方,也許是主動的關係,她的雙眼格外迷濛,像是剛高潮過一樣動人。


手指尖才剛往雙腿間的細縫處伸,就感受到一陣濕潤,他刻意放慢動作,從大腿內側的凹陷往上撫摸,根本不需要過多愛撫,雙腿間的濡濕就足以將他的手全都沾滿,隨著手指在果核上磨擦的動作,她幾乎要整個人被快感給包圍到窒息了。


她不由自主的輕輕扭腰,讓敏感又極需要被滿足的部分主動獲得充實,身體因為被不斷親吻與撫摸而泛起一顆顆的疙瘩,低吟聲也從單純的忍耐變得有些渴求與難耐,她索性主動張開嘴,含住他的上唇,用牙齒輕輕磨蹭。


「妳的身體真的好敏感……」他讚嘆著,並將人抬起後平放在自己面前。渾身赤裸的她看向只穿著內褲的他,雙腿中間的突起極有存在感,她下意識地吞吞口水,私處因此更加發燙。


林神用一種像是膜拜的姿勢跪著,並將她的雙腿緩緩分開,膝窩搭著厚實的肩膀,他則別過臉,用舌頭在小腿肚上畫圈,手握著顫抖的腳裸,每一個親吻都宛如在精緻的蛋糕上擠花一樣,專注而鍾愛。


「好癢喔,林大哥……」她羞得想縮回腳,卻被他的手安撫下來。


「別動,專心享受。」他低笑一聲,接著一路從小腿肚舔吻下來,灼熱的感覺就這樣蔓延到膝窩、大腿,最後來到已經濕漉漉一片,光是用手撥開毛髮、露出果核都可以聽見水聲的私密處。


「好濕,妳準備好了呢。」他慎重又煽情地用舌頭把沒撥到的毛髮給舔開,那種沒直接觸碰的感覺更讓人無法忍耐。


她啊了一聲,嬌媚又無辜地瞅著男人,雙腿顫抖得好厲害,上頭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在濕透的果核與花瓣上不斷遊走的舌頭、輕輕撫摸臀瓣與私處之間的連接處好讓她放鬆的手指、似有若無地在毛髮上磨蹭的嘴唇與鼻尖,每一樣都讓她的身體像是被火燒一樣,燥熱又讓人心癢難耐,已經嘗過快感的身體在叫囂著這樣的刺激不夠,想要更直接、更刺激、更……


「呀!」她突然瞪大眼睛。


林神用舌頭挑逗著果核、手指則在花穴惡意畫弧,在陸冬實發出不滿的嗚咽時,輕刺進去。


「啊……別……」


手指先是緩緩退出,隨後又更加深入,接著緩緩地抽插。


「啊……林大哥……等……」陸冬實抗拒地想伸手阻止林神磨人的動作,卻被他輕鬆撥開,最後難以承受地弓起身體。


等出來時,指節已經沾滿黏稠愛液。


「妳這裡好香……好性感。」他愛慘花穴因為愛撫而分泌出液體、感受到他的手指而主動收縮的反應,鼻尖可以聞嗅到屬於女人的私處香氛,若說這是世界上最催情的香水也不為過。


「啊啊……林大哥……」她噙著淚水,看著男人的舌頭沾滿透明液體後盡數吞下的樣子,不禁害羞得用手遮住臉,身體卻比意志還要坦率,不過才這樣的愛撫,她的花穴口就已經開始收縮,渴求著男人更充實的疼愛。


「妳再喊下去我都要早洩了。」苦笑著把褲頭解開、拉鍊拉下,露出已經瀕臨極限的肉棒。這種充滿著哀求與慾望的叫聲,根本犯規啊!


她聽見金屬聲,不禁睜開眼睛往前看,映入眼裡的是等一下即將埋進自己身體裡抽動的東西,此時它正抵在果核上輕輕摩擦,跟舌頭完全不同的視覺與觸覺刺激讓她嗚咽呻吟幾聲,叫著「林大哥」的聲音有點害怕又帶著期待。


他試探性地用肉棒摩擦果核,發現私密處所分泌的液體越來越多、呻吟聲也越來越嬌媚後,這才放心地俯下身子,用雙手捧著她的臉,不斷用親吻與安撫的話讓她放鬆下來。


「冬實,我的冬實……」


聽他說自己是他的,一種詭異的興奮感從身體深處湧上來,肌膚也因此染成桃紅色,顯得冶豔又誘惑。


她反手抱住他,交纏在一起的身體傳遞體溫,磨蹭著果核的肉棒因為她的要求而緩緩往下移動,尖端找到花穴入口,絲毫不費力地就深埋到底。



本文摘自《星級型男深夜品味》 


星級型男深夜品味_小封.jpg

(圖文提供:尖端出版)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