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看妳,情慾殘存的微紅臉龐】 | 今晚聊點Sex | 幸愛小編

手攀爬至後背,再撫摸起腰肢,接著搓揉臀部。一邊體驗著充滿彈性的年輕肌膚,嘴唇同時從胸前離開,輕啄般地與由良接吻。兩人的唇瓣倏地分開,隨後直到化為深吻為止並沒有耗費太多時間。
  
「唔……嗯。」
  
青邊撫摸由良的臀部邊從後方探索身體內部,緩緩伸進手指後,其身軀顫抖一下。參雜鼻息的甘甜氣息呼出後,腰部開始擺動。
  
「呀……」
  
空下來的手摟住似乎想逃跑的腰肢,嘴唇輕輕啃食著喉嚨。

「啊!」
  
由良甘甜的呻吟蠱惑著青。雖然讓她發出那種聲音的人是青,但他反倒有種自己受她愚弄的感覺。
  
增加體內的手指後,由良的腰肢擺動得更厲害,並夾緊體內的手指。
  
「總經理……這裡是浴室。」
  
「我的名字不叫總經理,要我講幾遍才懂?」
  
受到蠱惑,青的身體同樣有所反應並充滿快感。他早就想讓自己的分身進入由良體內。
  
然而,他卻不滿意由良喊自己總經理,因此決定在極限逼近前要讓她喊自己的名字。
  
「叫我青,由良。」
  
「啊……一、一色。」
  
由良面紅耳赤到似乎光講這句話就卯足全力,她以充滿快感的聲音呼喊他的名字。
  
青對只因這點小事就棄械投降的自己很沒輒,況且他也想儘快進入由良體內。
  
拔出手指後,嘴唇覆上由良的唇瓣再抱緊她踏出浴缸。抱起她整個人後,直接帶到脫衣間去,再幫她圍上浴巾。
  
「能站嗎?」
  
青放下由良後,只見她當場跌坐在地。急促地粗喘著氣,面紅耳赤地仰望青。
  
「……沒辦法。」
  
青蹲下身幫由良擦頭髮,接著因為看見由良烏黑的雙眸,就變得難以克制衝動。但他依然壓抑想直接將她按到牆邊,然後分開其雙腿的衝動。由良在圍著浴巾的情況下,被青抱起來搬到床上。
  
放由良到床上後,她似乎想逃跑般後退至床頭櫃。浴巾隱藏其身軀,凝視青的眼神彷彿在誘惑他。
  
青從依然敞開的邊櫃抽屜拿出保險套後,壓抑自身情緒的同時套保險套在分身上。
  
「一色……」
  
由良呼喚起青。當青分開其雙腿後,儘管因為害羞而別開臉,卻毫無抵抗。
  
青的腰部靠近由良,以強推分身進去般的方式置入她體內。原本想更溫柔對待她,結果卻沒能辦到。而這副還不熟悉男人的身體,正緊緊纏住青。
  
「嗯……」
  
「不痛嗎?畢竟我是一口氣進去。」
  
青邊喘息邊如此問道後,只見由良因緊蹙眉頭而出現皺紋,於是青伸手撫平其眉頭。
  
「你要是現在動了……我……」
  
由良的嘴唇微啟,喘息般地呼吸後更纏緊青的分身。
  
「啊啊,難道說妳高潮了?」
  
青撫摸由良溼淋淋的秀髮後,她的手繞到青的背後並用力抱緊他。
  
「因為都是一色……」
  
「在浴室摸過頭了?不過,我要是再不動的話,就會到極限了。」
  
青稍微分開由良緊纏著自己的身軀,親吻額頭再吻上眼瞼。接著,看似冷靜下來般吐息的由良抬起頭。
  
臉龐緩緩靠近,就在她闔起雙眼的那刻吻上去。青邊與由良接吻邊擺動腰部後,隨即聽見由良甘甜的吐息,於是鬆開嘴唇。
  
「……呼!」
  
耳聞甘甜的呻吟後,青按著由良的身體往床頭櫃靠近。手繞到青後頸的由良發出急促的呼吸聲,並溢出苦悶的呻吟。
  
「呀……!」
  
由良的呻吟令青的身體有所反應。他變得想與由良結合得更緊密,因此拉近她的身軀,讓她坐在自己的膝蓋上再緊緊擁抱。
  
「由良。」
  
青一喊她名字後,自己居然會有快感,感覺簡直像病入膏肓了。想更與這副身體緊密結合的情緒難以遏止。明明是老大不小的大人,身體似乎根本沒記住該如何做愛。
  
青讓由良的身體稍微後退,好令她仰躺在床上。摟緊其腰肢後,再無數次撞擊腰部。
  
「嗯……啊!」
  
青很清楚由良獲得快感。雖然她體內緊繃地纏住自己也是知悉的原因之一,重點是每當擺動腰部時,濕溽的聲響便清晰可聞。
  
這副身體的反應,照理說應該沒給自己以外的人看過。
  
這點同樣更加劇他的下半身的反應,也渴望能夠高潮。
  
隨說青也有想儘快解放的念頭,但他同時想欣賞由良這副只有自己才能看見的表情。然而,她甘甜的呼聲卻讓他的身體無法這麼做。
  
「我明明想再看久一點……妳夾太緊了。」
  
呼吸為之凌亂。比起親吻開啟的唇瓣,他更想動下半身。
  
「我只有遇到妳會變成這樣……真是的,太慘了。」
  
受到呻吟煽動,因此無數次擺動腰部。極限逼近之時,青摟緊由良的腰肢。
  
最後再用力按緊腰部。
  
「……嗯!」
  
青或許還是第一次忍不住發出呻吟。
  
眼前這股盪漾般的快感瞬間似乎因此延長。
  
因為想看她的臉龐而稍微挪開身子,只見由良烏黑的眼眸似乎還殘留餘韻,雙眼焦距沒能立刻對上的模樣。
  
緊盯這對眼眸後,由良闔起雙眼並依偎於青的肩頭。
  
「很難受嗎?」
  
青邊撫摸後腦杓邊如此提問後,由良點頭一次。
  
「請問你覺得舒服嗎?」
  
青對著無法作答的由良笑了一下,然後說道。
  
「我覺得真是舒服極了。」
  
由良沒能抬頭,也沒能答話。青緩緩讓由良的身體躺到床上,從正面凝視她。
  
「是啊,真是太舒服了。」
  
由良滿臉通紅,當青凝視她的表情如此說道後,她便別過頭去。雖然無法看見自己喜愛的溫柔臉龐很遺憾,但如今暫時保持現狀也好。



本文摘自《雙面經理寵愛攻勢》

雙面經理寵愛攻勢_小封.jpg

圖文提供:尖端出版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