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性世界‧性癖】 | 今晚聊點Sex | 幸愛小編

性癖
夏萌與艾德共進晚餐後的隔天早晨,喬瑟琳乘著她光亮的黑色轎車來到她家。這次沒有司機,沒有麥斯/菲爾:她一定是自己開車來的。歐蘿拉跟她一起。
兩人走上步道時,夏萌看著窗,她們都穿著整潔的商業人士套裝。她現在處於劣勢:穿著家居外套,沒化妝,頭髮亂翹。她覺得自己好像宿醉了,雖然她幾乎沒喝酒:是艾德的毒害。
喬瑟琳為夏萌留了顏面,雖然她有鑰匙,卻還是按了門鈴,夏萌說「請進」,即使知道她們無論如何都會進來。
「我來煮咖啡。」歐蘿拉說著,用她最有效率的語氣。
「謝謝,你知道東西都放在哪。」夏萌說,這應該算是夏萌對歐蘿拉到處侵犯她的生活的譴責,但歐蘿拉要不就是沒放在心上,要不就是沒注意到。喬瑟琳跟著夏萌來到客廳。
「結果?」她說,「魚兒上鉤了?雖然他本來就有意。」
夏萌描述了她的夜晚,包括食物,還有艾德說的每一句話,以及她回的每一句話。她也提了工作的邀約,但喬瑟琳已經知道這件事了,因為艾德徵詢過她的意見。她最感興趣的是肢體語言,離開餐廳時艾德有沒有挽著她的手?有,他有。他有沒有把手圍在她的腰間?沒,他沒有。道別時他有沒有試圖親她?
「有那麼一刻,」夏萌說,「他往前湊近,有點那種感覺,但我往後退了,說謝謝你給予這樣美妙的夜晚以及如此貼心的理解,然後我就溜進門裡。」
「太好了,」喬瑟琳說,「『理解』,很好的選擇,只比『我把你當朋友』再多一點。你得跟他維持夠近的距離,不能真的把他推開。你能做得到嗎?」
「我會試,」夏萌說。然後她想問,因為除此之外她沒有理由做這一切:「史丹在哪裡?我什麼時候可以見到他?」
「還沒,」喬瑟琳說,「你得先幫我們打出幾張牌才行。但他現在算很安全,不用擔心。」
歐蘿拉拿著托盤跟三杯咖啡進來。「現在,關於你的新工作,」她說,「這是你要穿的衣服。」她們把她的衣服都翻過,又加進了幾套服飾,她們全部都計畫好了。
歐蘿拉讓她很緊張,為什麼她跟喬瑟琳同夥?為什麼她要冒著失業的風險?喬瑟琳是不是知道她什麼犯罪案底?夏萌想像不到是什麼。

擔任艾德助理的第一天,夏萌穿著白色鑲邊的高領黑色套裝,裡面是白色襯衣,頸子處有鑲摺邊的白領結,天使翅膀的羽毛跟內褲中間是十字架。她坐在艾德辦公室外面的桌前,沒什麼事好做,她有一台電腦,理論上應該用來掌握艾德的預定行程,但他螢幕上的行程表似乎會自動運作,而且他會自己加東西進去,不跟她商量。不過,對於他何時人在哪裡她依舊很清楚,應該算有用。他會叫她email告訴一些人說無法見他們,因為原本已經有約;還會叫她幫忙從聯絡檔案中找一些拉斯維加斯的電話號碼,其中一個是賭場的,另一個似乎是醫生診所,不過有一家新的紅寶石拖鞋總部,這是他們買下整個連鎖店之後新開的,那讓她整個人陷入回憶感傷。要是她還保有原來的工作,繼續在紅寶石拖鞋的地區分店上班就好了,那時她多滿足。
或者她原本一直都很滿足。對住戶和善,為他們規畫特別娛樂活動,某些人會覺得不夠刺激,但能夠讓幸福的光芒照耀在人們的生活中,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她很擅長,也覺得得到了大家欣賞。
艾德走過她的桌邊,說:「做得怎麼樣?」走進自己的辦公室,關上門,訓練有素的狗就能做這件事,她心想,這不算是工作,是個藉口,他要把我放在他的魔掌能及之處。
但他沒有向她伸出魔掌。他完全沒有帶她去吃午餐,或是採取任何行動追求她,只有一些無害的微笑跟向她保證她很快就會習慣。除了叫她送咖啡以外,他甚至沒有叫她進去過自己的辦公室。她本來稍稍幻想過─一場小惡夢─覺得艾德會叫她進辦公室,鎖上門,眼神一變,對她出手,但並沒有發生。
她自己的抽屜裡有什麼?只有幾支筆跟迴紋針之類的東西,沒有什麼可以回報。
有一件東西,她告訴晚上來跟她簡報的喬瑟琳。艾德桌子後面的牆上有一張地圖,上面插了幾根大頭針,橘色的針是即將問世的正子監獄,艾德告訴她現在這是連鎖店了:有基本方案,還有使用說明書,就像漢堡連鎖店,只是這間店是監獄。紅色針是紅寶石拖鞋分店,還有更多,但那間公司是開最久的。
艾德似乎對這張地圖非常自豪。那天他一定要她看著他把新的針插上,靠近奧蘭多。

到了上班第五天,三個州的州長打電話來,艾德變得很興奮。「他們都想在州裡建一個。」夏萌聽到他在電話上說:「這個模式正在自我證明!我們事半功倍!」
到了一週快要結束,他去華盛頓跟總統開會─夏萌安排的機票,訂了飯店─雖然他回來時看起來很高興,但沒有告訴她事情經過。
「他不在時你進去過他的辦公室嗎?」歐蘿拉說。
「有監視器,」夏萌說,「他告訴我的。」
「我是負責監視的,記得嗎?」喬瑟琳說,「所以我才知道你家很安全,下次你要進去,到處看清楚,不過不要開他的電腦,他會發現。」

到了第二週的中間,夏萌說:「我不明白,根據你們兩人的說法,他迷上我了……」
「哦,是的,他是,」歐蘿拉說,「他現在處於鬱悶階段。」
「但他根本不看我,而且也沒再約我出去,根本沒工作好做,為什麼他要我待在那裡?」
「這樣別人就得不到你了,」喬瑟琳說,「他要我監看你上下班的途中,還要報告去過你家的人─男人─不用說我當然沒舉報自己。歐蘿拉,有,我舉報了她。理論上她該來陪你做悲傷治療。」
「但是這有……我不知道這樣有什麼用。」夏萌說。
「我自己也不是完全清楚,」喬瑟琳說,「但他訂做你的替身已經快好了,看一下。」
她在自己的平板電腦上打開視窗,充滿顆粒的畫面上有一條走廊,艾德走過去,進入一扇門。「監控錄影,」她說,「對不起,畫質很差。這裡是遠景機器人部,他們在那製造性愛機器人。」夏萌記得史丹說過這件事,但她當時沒怎麼注意,那時她全心都在想麥斯。那些跟他一起的真實性愛,實在太、太……不能說是神聖,但如果你可以有那個,誰還需要機器人?
房間裡燈光明亮,有兩個男人,一個戴了眼鏡,一個沒戴,他們都戴著綠色口罩,身邊有很多電線跟小物件。
「她進行得怎樣?」艾德問那兩個男人。
「差不多快要可以測試了,」他們說,「現在只是用標準的妓機身體測試一般動作,沒有量身我們無法訂做身體,還要一些細部的照片。」
「那些之後會有,」艾德說,「先讓我看一下。」
綿延著越過桌子,或是床?花朵圖案的床單蓋住身體的形狀,艾德從角落打開床單。
那是夏萌的頭,確實是她的頭,頭髮一模一樣,只是稍微有點亂。她正在睡覺,看起來多麼真實,栩栩如生:夏萌發誓看得出來上半身的起伏。
「哦,我的天!」她說,「這是我!這真是太……」她感到全身戰慄,但另一方面她又感到奇妙的激動,那是另一個她!她會有什麼遭遇呢?
艾德往前傾,溫柔地撫摸著那臉頰。眼睛睜開,因為警覺而睜大。
「完美,」艾德說,「你們設計聲音沒有?」
「用你的手圍住她的脖子,」其中一名男人說,戴眼鏡的,「輕輕擠壓一下。」
艾德照做。「不要!不要碰我!」夏萌的頭說,閉上眼睛,做出投降的姿態往後仰。
「現在親她的脖子,」那個沒戴眼鏡的男人說,「可以輕咬,但不要太用力。」
「你不會想要弄破皮膚,」另一個人說,「可能會造成短路,故障。」
「那就可能變得很難看了。」沒戴眼鏡的人說。
「好了,來了。」艾德說,有如他正準備跳進游泳池,他的頭往下探,攝影機看見兩隻白色手臂往上舉,圈住他,一陣呻吟從艾德下方傳出。
「你全壘打了。」戴眼鏡的人說。
「呻吟表示你正中紅心,」另一個說,「請期待主要功能吧。」
「天才,」艾德說,「精準實現規格,應該頒獎牌給你們。何時可以送到我那?」
「明天,」戴眼鏡的那人說,「如果你決定就用這組程序的話,那只剩下幾處調整就完成了。」
「你不想等客製化身體完成?」另一人說。
「現在有這個就夠了,」艾德說,「等我拿到數據跟照片,我會送回來這裡讓你們替換。」他把頭往回扳,現在頭已經睡著了。「晚安,甜心寶貝,」他喃喃地說,「我們很快就會再見。」
影片結束,夏萌覺得很暈。「他要跟她上床?」她對複製的自己產生了奇怪的保護心。
「意思是這樣。」喬瑟琳說。
「他為什麼不……我是說,他可以直接要求我,實際上他可以強迫我。」
「他害怕被拒絕,」歐蘿拉說,「很多人都是這樣。如此,他永遠不會被你拒絕。」
「順帶一提,先說,」喬瑟琳說,「他要求我在你的浴室裝幾台攝影機,要拍你的照片來做客製化身體。」
「但你不會這樣做,」夏萌說,「對吧?」在看不見的攝影機前展示身體,假裝不知道有攝影機……但這種事麥斯可能也要求她做過,確實有過。轉向這邊,抬起手臂,彎下去。笑點在於那邊還真的有攝影機。
「這是我的工作,」喬瑟琳說,「如果我不照做,他就會知道有問題。」
「好,那我都不洗澡就是,」夏萌說,「也不淋浴。」她追加。
「我要是你就不會這樣鬧脾氣,」歐蘿拉說,「這樣沒有幫助,把那想成演戲,我們希望他達成計畫。」
「這也算是正事的一部分,」喬瑟琳說,「你就像是展示模特兒。你能想像,如果他們讓所有怪咖都走完這套流程,這樣的客製化機器人市場需求會有多大嗎?」
「除此之外,我們覺得他想要的是綜合體驗,但我們還不確定。」喬瑟琳說。
「綜合什麼?」夏萌問。
「我的天,看都幾點了!」歐蘿拉說,「我得要睡美容覺了!」
「我想我要去一趟遠景機器人,」喬瑟琳說,「要確保艾德的特殊計畫周邊安檢嚴密,我們不希望他買車第一次試駕兜風時就出現故障吧。」
「什麼?」夏萌說,「為什麼會講到車?」
喬瑟琳真的笑了,她原則上是不太笑的。「你真是太棒了,」她對夏萌說,「我說的不是車。」
「哦,」過一會夏萌才說,「我現在懂了。」

摘自《美麗性世界》
1484809993-3239046285_n.jpg
(天培提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