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美將軍足利義尚的男男戀情】 | 他們的那些事 | 幸愛小編

俊美將軍足利義尚的男男戀情
culture-1294989_640.png
提拔寵愛的猿樂者

室町幕府第六代將軍足利義教遭到暗殺後,將軍權勢逐漸衰退,至第八代將軍足利義政時爆發了應仁之亂。各地大名違背幕府意思,擅自擴張領地,日本從此進入戰國時代。第九代將軍足利義尚於應仁之亂中就任,他驍勇善戰,親自披掛上陣,不過其亦有男色相關的傳聞。據說足利義尚「御姿如玉」,外貌俊美,因而被人稱為「綠髮將軍」。綠髮為一讚美詞,意指年輕亮麗的黑髮。
三條西實隆的日記《實隆公記》中提到,西元一四八三年(文明十五年)十二月,觀世座猿樂的表演者彥次郎受封改名為廣澤尚正,許多大名和公卿紛紛送禮給他。彥次郎雖為猿樂者,卻深受將軍足利義尚寵愛,盛傳兩人有男色關係。足利義尚將自己名字中的「尚」字賜予彥次郎,並將他提拔為武士一族,可見足利義尚相當重視彥次郎。《實隆公記》的作者三條西實隆,在日記中提到自己蔑視由猿樂者爬升為武士的彥次郎,極不願意送禮給他。
我們無從得知彥次郎和足利義尚的關係持續了多久,不過彥次郎後來任職左馬頭,就近服侍足利義尚。而在足利義尚死後,他甚至遁入佛門哀悼對方的死,從中可以感受到彥次郎對足利義尚的愛意。

於生命盡頭遭愛人背叛

足利義尚還有另一位寵愛的人,名叫結城尚隆,出身下總國(今千葉縣一帶),屬於當地望族結城一族。結城尚隆為足利義尚的親信,受將軍重用。
足利義尚相當中意結城尚隆,從名字便能看出,義尚將自己的「尚」字賜予
對方。
西元一四八七年(長享一年),足利義尚親自討伐近江守護六角高賴,結城尚隆當然也一同出征。順帶一提,足利義尚自京都動身時,身穿紅色和金色華美鎧甲,眾多百姓為此瘋狂,爭相想要一睹將軍風采,甚至還有人合掌敬拜。可見將軍的美貌在京都眾所皆知。當時的足利義尚,烏黑長髮和秀氣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就現在的眼光看來也算得上美男子。
足利義尚的討伐行動最初相當順利。隔年西元一四八八年(長享一年),足利義尚任命結城尚隆取代六角高賴,成為新任近江守護。守護握有統治地方的權力,當時幕府雖已式微,任命守護卻是件大事。結城尚隆雖屬結城一族,但他出身支系而非嫡系,此舉可謂破格提拔。從中可以看出義尚對尚隆的一片深情。
足利義尚能文能武,他留下許多和歌,可以確定其中多首用以贈予結城尚隆。例如下面這首和歌,詞書裡寫著「尚隆一夜未至,五月六日使其浸菖蒲浴」:

獨睡菖蒲枕,待君來見時,
及朝君不至,衫袖滿淚溼。
(見せばやな菖蒲の枕 
ひとりねてけさまでかくる袖のうきねを)

各位一讀便能明白,這首和歌寫的是結城尚隆夜間未至,足利義尚獨自就寢的寂寞心情。
下面這首也是足利義尚贈予結城尚隆的和歌:

一色復一香,均無非中道,
若存菩提心,此花亦永恆。
(菩提心無非中道に 
そむかすは一色一香のたねやこの花)

這首和歌的詞書裡寫著「二月初插梅枝於瓶,賜予尚豐,並此和歌」。
尚豐是尚隆改名後的名字,詞書意為他在二月初將梅花插進花瓶裡,連同和歌一起贈予尚隆。
「無非中道」、「一色一香」出自天台宗的佛經,意味著世上的一切事物,即使是一種顏色、一種香氣,都是真實的。因此這首和歌也可解讀為,足利義尚認為他們兩人的愛同樣真實不虛。
最後,六角軍以游擊戰對付幕府軍,足利義尚節節敗退,西元一四八九年(長享三年)在戰爭中病死。
然而結城尚隆不僅放火燒了軍營,甚至臨陣脫逃。足利義尚在生命盡頭遭到結城尚隆背叛,實在可憐,原來一切都只是他的單相思。足利義尚得年二十五歲,結城尚隆生卒年可惜已無從得知。

摘自《日本男色物語:從奈良貴族、戰國武將到明治文豪,男男之間原來愛了這麼久》
日本男色物語.jpg
(時報出版提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