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被男人的溫柔包圍,要等到40歲】 | 認真愛自己 | 幸愛小編

小時候,我認為世界上根本沒有神存在。去到學校,男孩子又笨又粗野又壞心,最嚴重的是不打掃。那些傢伙總是聚在一起做些無聊的事,或是捉弄可愛的女生。

只是因為體型比較高大,男孩子就覺得我很跩,經常踢我肚子或是搥我肩膀。回想起來,我不甘心到幾乎要把嘴脣咬出血來。不過那也不算是被霸凌,因為本人也會立刻回敬他們肚子一腳。

這個暫且不表。無神論者、邁入四十歲的我,最近身邊發生了一些奇妙的現象。那就是二字頭的男孩子會對我們非常溫柔。常造訪的咖啡館打工少年,總是以燦爛笑容迎接我,然後和我閒聊一番。而且,端上的拿鐵還是愛心圖案的拉花,這可不是另外付錢拿到的哦。

在運動中心一起運動的小男生,會開心地陪我一起去看比賽。也有男孩子邀我去夜店,或是想找我聊天所以約吃飯。令人驚訝的是,他們既不是男公關,也不是在日行一善。我們這邊,也沒有付出金錢或進獻禮物。二十幾歲的男孩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這是……國家福利的一部分嗎?若希望這個系統持續下去,我該往哪裡匯錢?」我半認真半玩笑地問一些女性朋友,一問之下,四十歲的女人紛紛表示:「我懂!不付錢真的過意不去!」她們也對二字頭小男生的格外溫柔對待感到困惑。

我並不是厚顏無恥地在說:「四十歲的女人正夯!」或「我們不管到幾歲都很受歡迎!」不是這樣的。雖說歲數相差甚大的情侶、夫妻檔比以前多了,但三字頭的男人還是會擅自從我們身上感受到鮮活的歐巴桑特質,對我們覺得畏懼,也有些混帳傢伙會覺得四十歲的女人就是殭屍,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是。同輩的男人,則是「我是大叔,你也是大嬸」的姿態決不輕易動搖。只有和部分二十歲的男孩子,我們可以以舒服的方式共處。

「以舒服的方式共處」是怎麼回事呢?這是指我們不會因為對方的態度產生某種自卑情緒。若與其他世代的男性比較,二十歲的男孩子給人的感覺,就是不會把女性的年齡增長看作「無法忽視的負面因素」。

面對年齡跟自己媽媽差不多的女性,他們不畏懼害怕,也不過度撒嬌,不裝腔作勢、不憐憫,也不諂媚。他們只是非常自然地、有禮貌地對待我們,不會在「年紀差距大的異性」這串字上添加正面或負面的涵義,就是很平淡的相處。這真的非常舒服。

這個珍奇的現象有好一陣子成為我們的熱門話題,一個女性朋友下了結論:「我的感覺是,因為被歸在他們的戀愛目標範圍之外,才會被溫柔對待。」哦哦!就是這樣!所有人直拍大腿恍然大悟。

十幾歲到三十五歲左右,我被男性放進戀愛對象內或對象外的籃子(多半是外)。一切跟我的想法無關,就像對待出貨前的蔬菜一樣,任意挑選分類。想起來真是讓人非常不舒服。

比起這些,以「能不能成為性的對象」為標準的隨意測量讓我覺得最差勁。普通的男性朋友中,也有些人會趁酒意拿出性的量尺。那並不是藉著酒意在追我,正好相反。平常不會讓你感到性別歧視,卻會趁著醉意說些「妳不算在女人的範圍內啦」之類的話。這種話之所以傷人,是因為無意交往的男性,否定了自己作為女性的魅力。用比較不入流的方式來形容,就是十幾歲到三十幾歲的女性不由分說地受到自己無意發生性關係的人挑挑揀揀,分別放入「可以上」跟「不可以上」的籃子裡。

然而一旦邁入四十大關,我們就成功漂出某個世界的大氣層外。二字頭的男生幾乎不再把性方面的量尺套在自己身上了。四十歲,就是「可以上」或「不可以上」的籃子不存在的樂園。

二十幾歲的時候,同世代男性如果這樣對待我,日子該有多愜意啊。雖然啦,當年的我是無法毅然說出「我討厭帶有性意味的量尺,不要這樣看待我」之類的話的,這也是事實。可是那種事一定說不出口的吧,如果對方沒有會意過來,自己應該會覺得超級難堪。

跟《天才妙老爹》 裡的爸爸同年的我如果會錯意,對二十幾歲的男孩子獻媚,我想他們會立刻尖叫逃走。這就像小男生勾引朋友的媽媽吧,我絕對不做這種事。這麼開心的狀態,我才不會自動放棄。年紀漸長也不卑不抗,感覺就像是把自己遭到粗魯對待的悲慘二字頭歲月從頭再過一次,又覆蓋上了新的記憶。現在這樣,甚至有種莫名的療癒效果呢。過去沒有一個人跟我說過,有這樣的未來在等著我啊!

二十幾歲的男孩子,希望成熟的大人認同自己也是成人,於是用認真的態度對待我們,這或許也是我和他們相處起來感到舒服的原因。要是我跟現在溫柔對待我的二字頭男孩同樣歲數,他們的態度就會截然不同。啊啊,不是二十幾歲真是太好了。

女人二十出頭歲,應該正是光站在那就會閃閃發光的存在,當時的我卻被認為價值不高,這件事在我的人生埋下相當大的陰影。一直以來,我以為當時所受的傷永遠也無法痊癒。可是現在活到當時的兩倍歲數,出現了無條件重視我的二字頭異性。我只能說活著真是太好了。

那麼,那些被少女評斷沒什麼價值的少男呢?這些少男就像我一樣,不被女孩子看在眼裡,無法和異性正常聊天,在拿出男性的量尺前就先被女性的量尺拒絕,在這狀況下度過青春時代。這樣的男孩子一定也不少。說實話,我腦中馬上就浮現出幾張臉。當時我既是被害者,也是加害者。

這些人長大以後,到底要去哪裡重新安裝青春程式呢?大概,不是在女公關酒店吧,畢竟那裡正是可以輕鬆通過性的量尺的年輕女孩的競爭地。嗯,想到這裡,我想起自己某個崇拜女偶像的男性朋友。

此人年過三十五在企業服務。雖然就他本人所言似乎戀愛經驗並不豐富,但和女性也並非完全說不上話。在大家一起喝酒的場合,他是個好酒伴,可以一起度過愉快時光。若是大家提議去看電影,他是那種會事先幫人買好票的溫柔男人。缺點就是嗓門有點大啦。

我這個朋友會追星,對象是十幾歲的偶像團體,他會跑到遠地的演唱會、買下一大落的千圓CD,或是參加和女偶像只能大約聊天三十秒的活動。種種畫面,看在對偶像沒興趣的人眼中,應該只會感到嫌惡吧。不只這樣,對於那三十秒要說什麼,他總是很認真地思考。

前晚他會擬好自己的問題,如果會話有來有往,他會覺得「今天聊得好順利!」而感到開心,若是話題進行不如預期,就會沮喪消沉。請不要覺得他可憐。如果這樣的行為能為他塗換黑暗的記憶,我是不會嘲笑他的。和當年不會把自己放在眼裡的人,愉快地談話。如果這成為他的快樂、他的療癒,那和我是一樣的。


本文摘自《問題是,妳打算當少女到幾歲?》

問題是,妳打算當少女到幾歲?.jpg
文字提供:不二家


我要留言